拆迁补偿款"瘦身"记
微博热议 在线调查 专题推荐 网友留言
前言

   在开庭审理3个多月后,48岁的常恒光仍在等待判决。他失去自由的时间更长。2010年5月,时任河南省武陟县副县长的常恒光被逮捕。他被指在任焦作市拆迁办主任时,与人合伙贪污了109万元的拆迁补偿款。  
 常恒光拆迁业务娴熟,曾被河南省建设厅评为"拆迁管理先进个人"。对这起指控,他矢口否认。他称自己的行为合法合规,甚至还为政府节省了30万元的支出。
 "拆迁管理先进个人"被指黑了政府的钱,庭上交锋至今无果,却让基层习以为常的拆迁违法链条,一环一扣,都暴露无遗。多部法律法规的被悬置,多个程序的不断失守,使得拆迁补偿款被层层操弄。

其他深度
中国式拆迁的N种"方式"
常恒光的"罪名"由涉嫌贪污改为滥用职权。
失守的链条
拨款171万,支付140万,到手31万
 无论贪污还是节省,亏的都是被拆迁方的钱。在焦作市政府的一个重点工程中,涉案加气站做出了300万元以上的拆迁报价,政府拨款为170.78万元,支付给拆迁方140万元,而被拆迁方到手的,只有31万元不到。
  两份起诉书:从贪污到滥用职权·焦作市马村区法院2011年1月17日的起诉书称,2008年6月至10月间,时任焦作市拆迁办主任常恒光伙同另一被告人康春红,假借焦作市城建房屋拆迁有限公司的名义,与焦作市拆迁办签订迎宾路改造拆迁补偿协议,约定拆迁费用为140万元,后由康春红支付给被拆迁方焦作华龙石化公司和宏达运输公司共计30.6692万元,余款109.3308万元被非法占有。除了这笔拆迁款,常恒光还被指任拆迁办主任期间,采取虚报冒领的手段侵吞公款1.8万元。
  两个补偿金:从171万到31万·2008年9月17日,焦作市拆迁办也向财政局打报告,称"拆迁单位多次催要拆迁费用",要求尽快拨付,7天后该款到达拆迁办账户。一周后,焦作市城建房屋拆迁公司向拆迁办开具了收款发票。又过去了两天,被征地方焦作市宏达运输股份有限公司收到拆迁款24.3692万元。2008年10月8日和10月15日,华龙石化公司分两次共收到拆迁款6.3万元。
  常规操作:层层失守的程序·按照焦作市规定,此类拆迁补偿款的评估报告,必须经财政局项目资金评审中心评审,出具评审报告后,才可以由建设单位支付补偿款。然而,据焦作市财政局项目资金评审中心两名员工证实,因为常恒光一直没有提供正式的评估报告,该中心的评审报告就一直没有作出,但该评审中心还是批准了常恒光的拨款申请。
  拆迁任务:拓宽工程实为违法项目·"该工程的拆迁范围为108米宽,已经远超过市级公路的最高标准。"李会清说,这意味着迎宾大道拓宽工程不可能获得立项和拆迁许可证,所有拆迁都是违法的。
  避险行为:拆迁外包与节余资金·当时,该项目的拆迁任务被列入2008年度重点考核目标,是必须完成的任务。同时,焦作市政府对相关县区也进行了物质刺激。时任焦作市政府副秘书长刘会生透露,在与各县区签订"大包干"协议时,市政府承诺各县区在完成拆迁任务后,所节余的拆迁资金,"可以弥补经费的不足,只是要求财政对财政"。
  证据不足:难以收场的司法"烂尾楼"?·常恒光贪污拆迁补偿款的指控,最终无法成立,改为滥用职权造成政府损失的案由,继续起诉。同时,辩方律师则指出这起拆迁的实体和程序皆违法,补偿款的数额又大大低于市场地价。常恒光花小钱办大事,乃有功之臣,却遭遇司法构陷和刑讯逼供,该追责的是办案机关。 此案因此陷入困顿和纠结:被拆迁人、拆迁办主任、政府,都自称受害者。
[详细]
侯某向遇难者家属道歉。
公众层层质疑,推动事件发展和信息公开
  一辆百万豪车,一起飙车悲剧。一个来自农村肇事的自首者,一次深陷被"质疑"漩涡的官方发布。对于深圳来说,这场疾风骤雨般的舆论漩涡,因5月26日凌晨那场看似单一的车祸而起,却在几乎超出所有人预料之外的"顶包"质疑中迅速发酵与演变,点燃一场有关政府公信力的严重信任危机。
  "顶包"说与"不能顶包"断言·从"尚不能证明"到断言"没有顶包",一天的时间里,警方对"顶包说"由最初模糊的否定,变成了确凿的否定。按照事后深圳交警局内部透露的信息,在这场发布会的当天上午,深圳交警局正在召开的市交警局党委会临时改为"5·26"案件侦破及舆情应对会议。副局长徐炜带头成立新闻处理小组,决定"创造性地一日一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开始甚嚣尘上的"顶包"质疑,并组成询问笔录、鉴定结论、视频资料、法定文书和编订笔录5个小组,分头行动。
  质疑漩涡中的证据发布·让警方最为受到诟病的质疑:没有动态监控视频这一铁证,也在事发后第五天正式公布。公众质疑——警方拿出证据解释——更多质疑——再解释……深圳5·26跑车车祸事件,由一起普通的突发事件,将这座城市卷入了一场对公权前所未有的"质疑漩涡"之中。
  不习惯的"对话"·在质疑声音渐退后,舆论对深圳交警的各种赞誉之声开始纷至沓来。对于没有问责、无视质疑已经成为常态的公权来说,与公众对话的义务履行,因为"稀缺"而成为一种"可贵的表现",深圳5·26车祸事件所暴露出的现实尴尬,远远超出了质疑漩涡的本身。
  公众因何"无法被说服"·在这些无法被说服的人们看来,以将这起案件做成"铁案"为出发点的官方行为,都不过是在一次次地修补自己"必须"证明的所谓真相而已。而真相究竟是什么?对于曾经多次在"躲猫猫"、"俯卧撑"事件中挑战公众智力,在"7·23温州动车事故"中掩埋火车残骸、面对追问始终沉默的公权力部门来说,这些"自证",已经让他们变得难以再有说服力,也变得不再值得交付信任。
[详细]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和消费国。
烟草业VS控烟界
 两个国度,两种制度,但逐利的共同渴望,让两国烟草业做出同样的选择。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和消费国,更追逐社会效益还是经济利益,这已是摆在中国面前的考题。
  烟草生产者兼控烟监管者·2008年大部制改革后,工信部代替发改委成为国家烟草专卖局的主管单位,同时成为"控烟履约小组"的组长单位,小组包括卫生部、国家烟草专卖局、外交部、财政部等8个成员。这次改革,导致中国出现烟草生产者和监管者合二为一、政企一家的怪现状。
  烟草业的科技牌·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科学新闻》报道,国家烟草专卖局投入"降焦减害"的研究金额逐渐递增。2009年,用于烟草科学技术研究的投入达到30多亿元,集中在"中草药添加"、"低焦油生产"等技术。过去10年,烟草业获得7项国家科技成果奖,其中3项由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谢剑平获得,其中一项就是"降焦减害"。
  烟草业的"隐形攻势"·据中国控烟协会调查,烟草业的促销和赞助已广泛渗入影视、传媒、体育、教育等各个领域的公益活动中,于秀艳认为,烟草业巨额利润行业,应该通过政府征税来统一分配,不能让烟草业产生行善的假象。
[详细]

恙螨致病机制
恙虫蜱虫之祸为何难以扑灭?
  "健康无'恙',不要'螨'撞",这是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于防治螨类传染病的宣传口号。小小的虫子,引发巨大的健康恐慌。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这些南方常见的小动物,成为死亡的"使者",它们又是不是我们生存环境中唯一的"致命杀手"呢?
  致命武器·今年5月底,广州市4位老人因为被恙虫叮咬而感染恙虫病,其中3人最终因多器官衰竭离世。所谓的恙虫病,其实应该称作"丛林斑疹伤寒",是通过恙虫传播的一类疾病。
  "走南闯北"·实际上,各类具有叮咬特征的节肢动物会否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其主要原因正是取决于其生长的环境。如果其所处的地区,恰好有某一类病原体的分布,这一地区就被称作"自然疫源地",这些地区生活的这类虫子,就是潜在的病源传播者;而如果这一地区没有该类病原体的分布,那这些虫子的存在,顶多也就是"讨厌"一点而已,不至于危及生命。
  无法消灭·这些疾病不能彻底消失的原因,首先是自然疫源地的存在。我们的防控工作,则多是集中在对媒介生物的防控上,而一旦这类媒介生物的数量反弹,疾病再次流行的可能性就迅速增加。尤其是多种虫媒传染病的动物寄主是极其难消灭的鼠类。
[详细]

专题推荐
网友留言
南都深度新闻部 设计: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