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城内勃发着新经济,也传承着老字号。它们承载着一座城市的一些历史、文化与民俗基因,于是老字号在新经济潮流中的生死浮沉,往往牵动这座城市的神经。但作为一家商厦、一间店铺、一种产品……在市场中必须要接受跟"新字号"们同等的游戏规则,从自身改变出发,接受新的经营模式。这多少有些"适者生存"的意思。
 
当年的成珠楼外观。
所有的霓虹灯饰均已熄灭,四扇大门中有三扇被木板死死封住。屋檐下一幅幅"岭南大舞台"的海报,满布灰尘……破落得甚至难以让人注意到它的人去楼空。海珠大戏院,再也不复昔日的辉煌。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它的"戏霸"称号响彻珠江两岸。几乎是每一夜,戏迷从全城各个角落赶来,品茗、看戏。"一登龙门,身价十倍",粤港的著名戏班都极力争取到这里演出,白驹荣、马师曾、薛觉先等粤剧名伶,无不以在此表演作为身份象征。

自电影登陆广州,戏曲舞台逐渐受到冲击。世界越来越热闹,戏院越来越冷清。2002年,戏院关门大吉。2005年12月,海珠大戏院以"魔立方国际商旅剧场"重新开张。1年后,剧场宣告歇业。2010年底,海珠大戏院以"岭南大舞台"的名义再次复业,只是,颓衰之势已成,这一切已无法救活岭南大舞台,如今寂然死去。 目前,海珠大戏院的业主方已收回戏院的经营权。"海珠大戏院未来的发展方向,暂时还没有具体计划。"
[详细]
"原来90%的广州人知道艳芳在哪里。现在90%的广州人不知道它在哪、是做什么的。"约100年前,艳芳照相馆在繁华热闹的中山五路正式开业,是广州牌子最老的照相馆。鼎盛时期,根据当时的体制,"艳芳"下面有五间基层店:雄志、美景、明苑、广州、红光,规模空前壮大。

盛誉在外的"艳芳"摄影师常常被政府机关,报社组织邀请外出拍摄,留下大量有历史价值的纪实照片。最出名的莫过于1923年8月11日,孙中山、宋庆龄在中山舰上与官兵的纪念合影。

1994年,对"艳芳"来说,是个分水岭。这一年,由于要修建地铁,中山五路上的老字号搬迁殆尽,艳芳迁至光塔路,失去地利的艳芳面临众多新兴影楼的挑战,加上数码摄影的兴起,老式照相馆的生意开始滑坡。6年来一直在亏本经营。2000年3月,艳芳迁至朝天路51号,同年10月开始转制,内外交困下,并不能挽回下滑的趋势,

如今,"艳芳"隐没在寻常巷陌间,多少显得落寞。
[详细]
中山五路的艳芳照相馆。
1986年9月定名为"大学鞋业公司"。
摆着一双巨大的皮鞋,以示真材实料,挂着一副对联"大学之作,实斧实凿","大学之价,实银实码",以示货真价实。上点年纪的广州人,都知道广州中山四路有间"大学"鞋店。

1956年,大学鞋店转为公私合营企业,1986年9月定名为"大学鞋业公司"。大学鞋店除自产自销外,又从千百个制鞋厂家精选产品进店销售,还设专门服务项目制作异型鞋,深受当时消费者的赞誉。

红红火火经营了61年之后,中山四路大学鞋店却迎来了老字号空前危机。当时中山四五六路都进行大规模清拆,很多老字号都不能幸免,于是大学鞋店也只能暂时搬到寂静北京南路作过度之用。原以为2年后可以回迁,但一转眼已经10年,大学鞋店依旧躲在寂静的北京南路125号。

在满街都是鞋店的广州市,大学鞋店已没有任何优势,想要回复当年的空前盛况已是几乎不可能之事。
[详细]
鹤鸣鞋帽商店的前身,是40年代上海一家著名的鞋帽商店,店名源于《诗经》"鹤鸣九皋,声闻于天"。1948年,该店老板在广州下九路办起"鹤鸣鞋帽商店第八分店"。该店不惜本钱对铺面作了豪华的装修,使广州原有的鞋帽商店相形见绌。

1996年,鹤鸣在广州还有十多个商铺,环市东、环市西、江南大道、下九路、宝华路都有,那是城里最热闹的地段。当年,一个马来西亚人看上了鹤鸣品牌,双方还有意向合作把鹤鸣做到国外去。

但现实并没有那么美好。许多老字号在发展的过程中,主要面对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本身的体制弊端使其内部经营出现问题,二是城市拆迁和商业布局的调整,让老字号在铺面转移过程中元气大伤,很难复原。

2000年,鹤鸣被评上首批广州老字号时,其实已卷入征地风波,面临移址的命运。从2004年开始,鹤鸣鞋店都在为征地事件打官司。2008年诉讼失败,鹤鸣鞋店结束了最后一家铺面的营业,进入资产清算程序。鹤鸣的林经理说"元气大伤了,从此生意就没有做了。"
[详细]
鹤鸣鞋帽商店。
2002年,黄金海的孙女黄锦琪重新开始经营"三多轩",用"老三多轩"作为招牌。
曾与北京"荣宝斋"、上海"朵云轩"并称为中国三大文房名庄的广州老字号"三多轩",两百多年来经历了数次搬迁和浮沉。道光年间,"三多轩"由黄金海爷爷黄其佩一手创办,至今已近200年历史。

在"三多轩"的鼎盛时期,大到政府要员、粤地富商,小到画家画匠,无一不把"三多轩"当成采购文方用品的唯一地。孙中山、宋庆龄常来"三多轩"装裱字画。

然而日寇入侵,广州沦陷之后,"三多轩"也被洗劫一空,直到时局稍微安定之后,才从省内各地返购和从香港分店调回些宣纸和文具,艰难营业。上世纪50年代公私合营之后,迁址繁荣的北京路。

"文革"时期,"三多轩"被认为三多"多福多寿多丁"是在宣扬封建思想,先后被改名为"新文化"、"文锋"。后来,"三多轩"被收编为国营企业,1994年至1996年间,人均创利占全国"老字号"企业的首位。只是好景不长,1996年以后,侨房租金飙升,一直租用侨房经营的"三多轩"经营效益急剧下降。1998年,因华侨业主收回一半经营场地,"三多轩"被迫迁往文德路83号。由于亏损,2000年东山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决定让"三多轩"停业。同年11月底,广州东宁实业公司接管"三多轩"并进行改制,后重返文德路83号,但铺面已完全不是早前的铺面。
[详细]
大同酒家,前身为广州园酒家,1938年由日本人中泽亲礼等人开设。是长堤上仅存的食肆老字号。与大公餐厅和大三元酒家合称"三大"。1942年,因酒家亏损易主,招牌也改用在香港已负盛名的"大同酒家"牌子。

抗战胜利后,第三任老板谭杰南集穗、港、澳饮食人才,创出驰名的"大同脆皮鸡"等菜式。公私合营后的大同酒家,经常为党和国家接待来自世界各国的贵宾。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曾在此宴请外国友人,毛泽东主席到广州视察工作时,大同酒家派出厨师任烹调。

而如今,一张打着特价菜的广告纸摆在大同门口醒目的位置,里边写着超过20款的菜式,统统只要25元。6楼每天下午开设的曲艺茶座,堪称全东南亚最大最旺的曲艺场。点一两笼点心,就可以叹足一下午。

然而,这在大同总经理劳德光看来,只是表面风光。"客人看似很多,奈何成本犀利。"挂在酒家3楼的对联,"大包易卖,大钱难赚,针鼻削铁只系微中取利;同父来少,同子来多,檐前滴水何曾见过倒流",也道尽了这一切。
[详细]
今日的大同酒家已经没有昔日的辉煌。
东亚大酒店。
长堤大马路上,东亚大酒店是广州解放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昔日之奢华堪称"百粤之冠"。经过百年的浮沉,东亚大酒店内里的装修、陈设,早已全部改变。往日的辉煌,恐怕只能从原有的大理石外墙去寻觅了。

长堤周边,各种批发市场林立。东亚的客源,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全国各地甚至全球各地的批发商。酒店执行总监罗翠娟说,酒店为了方便旅客,允许他们搬货入内。"这样一来,酒店的形象甚至设施,都有可能被货物损坏,但这就是东亚的现实。"

近五年来,东亚的开房率,已经下跌了四成。尤其2010年下半年至今,因物价上涨,酒店是挣扎着生存。

在罗翠娟看来,"民间金融街"的进驻,将把东亚今后的发展推到了转折点上。"如果办得好,一定程度上可以带旺客流,增加开房率;如果办不下去了,大部分熟客将会因为周边原来业态的迁出,而统统流失掉。"
[详细]
在老广州,有这么一个玩笑。一个人说,"明晚我请你大三元一席酒";另一个人马上回答"今晚我请你大三元四围酒"。当时的大三元酒家不仅"牌子响",它固有的老字号文化更是与老广的生活融为了一体。

大三元酒家位于长堤大马路,创建于1919年,上世纪20年代,与南园、西园、文园合称广州四大酒家,并位居榜首,老广州无人不知,在东南亚一带也享有盛誉。

进入上世纪90年代,随着长堤失去往日"商业天堂"的地位,大三元也开始走下坡路,生意一落千丈。1999年,大三元改以经营快餐为主,2000年4月因拖欠房租被迫关闭。2005年,大三元酒家所在的楼也被拆除。之后一直闲置着,也曾用作停车场。

大三元酒家虽然没有了寄身之所,但是它的品牌仍然存在,由一家国资管理公司所持有。大三元酒家的品牌持有者也曾提出,希望重新回归到长堤的原址,重新打响大三元酒家这个品牌。2005年之后,多次传出要重建的消息,但都没有成为现实。
[详细]
大三元酒家。
荣华楼是广州仅存的粤剧茶楼之一。
荣华楼创立于1876年,是广州市现存少数的百年老茶楼之一。那时候的荣华楼店容装饰,门面古色古香,厅堂设置高雅,楼层高,光线充足,空气清新通爽,就座品茗,使人感觉舒适,招徕不少雅士、客商。

荣华楼的一大特色是沿袭了老广州饮茶"一盅两件、唱曲看戏"的生活方式。在鼎盛时期,广州曾有粤剧曲艺表演的茶楼共20多家。到上世纪90年代末,尚在维持的还有云香楼、大同酒家、荣华楼。如今,真正有粤剧表演的茶楼仅剩荣华楼一家。但这一直让荣华楼引以为傲的粤剧表演,在现代文化的冲击下不断走下坡路。

荣华楼以粤剧为特色,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粤剧,品牌自然大打折扣,渐渐成为"老坑(老头)茶楼"。饮食同质化也导致荣华楼走下坡路,都说食在广州、味在西关,但问题是很多西关美食没有创新。

今年初,曾有媒体报道,因经营问题,荣华楼或将取消折子戏演出。对此,荣华楼老板杜志群说:"将来如何我也说不准,虽然现时茶楼经营上确有不少困难,但我们会尽自己所能,保留荣华楼粤剧折子戏演出,延续这家老茶楼的传统。"
[详细]
"小凤饼,成珠楼,二百年来誉广州。"说起广州市的老字号茶楼,开业最早、时间最长的要数成珠楼。成珠楼的经营发展史并非畅顺无阻。1928年,成珠楼正当"大展鸿图"时,当时的广州市地政局以开马路需要为由进行勒索,开口便要白银2.5万元,茶楼不予理睬,最终被"腰斩"——在开拓马路时,偏要从成珠楼中间部位穿过。面对飞来横祸,成珠楼老板重整旗鼓,大量推销小凤饼,很快恢复了元气。

到1935年间,营业额和盈利均比"腰斩"前高出一倍左右。广州沦陷时期,饮食行业随着各行各业关门歇业而陷于停顿状态,成珠楼自然不能幸免,出现了一个营业低潮,终至暂告歇业。

1940年,经营者在恶劣的环境下又重新开业,到抗战胜利之时,已有了新的发展。1947年,成珠楼重新崛起,开设了3间分店:西关成珠茶楼,成珠饼家以及澳门的支店。此时期可说进入了私营时期的高峰年代。

1985年10月9日夜,一场意外的大火吞没了成珠楼,240年的历史到此暂告中断,但它的名字却没有消失。为了保持这家老字号,政府决定在原址投资重建,于1990年1月正式开张,易名成珠酒家。至1996年,成珠楼生意开始走下坡路,由于背负多重债务,无力偿还,终于在2000年9月关门结业,债权人向法院起诉成珠楼,成珠楼的物业被法院拍卖。

如今,留下的财产里,只有广州市政府颁发的广州老字号牌匾及"小凤"牌鸡仔饼的商标。
[详细]
当年的成珠楼外观。
编辑:杨阳 美编:郑炜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