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话语权唯上的时代。无论是公知抑或普罗大众,我们力求捍卫常识。公知也会犯错,普罗大众也可能掌握真理。多元价值并存的今天,无所谓控制舆论的愚弄,更不当有千篇一律的谩骂与盲目朝拜、逻辑扭曲。与其唾弃公知,不如鼓励成为公知,以独立思想发有态度之声,而非为争论而争论,为反对而反对。【全文】
分享:
0
  主办:南都全媒体
出品:南都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卢静文
张天潘:“公知”已成骂人词汇
    “公知”即公共知识分子,它是2004年《南方人物周刊》第七期特别策划“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首推的概念。但在最近,特别是在微博里,随着一些曾被冠以“公知”头衔的人士被翻出一些私人生活方面的素材,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愤怒,已然开始贬义化,甚至一些人还制造出了与“公知”对应的“母知”一词。“公知”似乎和“砖家”、“叫兽”等一样,可以作为问候对方家属的攻击性词汇。我向来无意于这种相互间泄愤式的攻击与私生活爆料,更反感乱扣帽子。但是由于混迹微博也有些日子,眼见耳闻,的确发现一些所谓的公知,开始自我感觉良好地转向,自我升华、乃至自我真理化。 【详细】
公知在中国的演变
    虽然公知们确实存在着自己的不足,他们的正面作用不可忽视,而且是更为重要的。大多数遭到攻击的“公知”通常也是改革的拥护者和倡导者。例如司法界公知如贺卫方、何兵、陈有西等人都是司法改革的著名推动者。而经济学界如吴敬琏、茅于轼、张维迎等教授也一直致力于呼吁和推进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茅于轼还获得了“弗里德曼经济学奖”。公知们也热心于维护公民权利,在不少新闻事件中,更能看到公知们直接参与其中的身影。最早也是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孙志刚事件”。社会应该营造对公知的宽松环境,激烈讨论观点,但不涉及人身攻击。这样才有更多的人加入公知行列。【详细】
韩寒:就要做个臭公知
    是的,我是个公知,我就是在消费政治,消费时事,消费热点。我是消费这些公权力的既得利益者。大家也自然可以消费我,甚至都不用给小费。当公权力和政治能被每个人安全的消费时岂不更好,大家都关心这个现世,都批判社会不公,毒胶囊出来时谴责,贪官进去时庆祝,哪怕是故作姿态,甚至骗粉骗妞骗赞美,那又如何。面对政府,公权,政治,你不消费它,他很可能就消灭你。面对各种不同的不公,没人能替你代消。一切还得你亲自出马。从有互联网开始,随着每个人的参与,曾经说出大家心里话的著名公知们,被不停抛弃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抛弃一些人的名字不代表必须抛弃向善的名词。【详细】
人人皆言才能人人皆知
  网络自媒体时代,公知的话语权与一般网民平等,不少民众用放大镜观察并推敲公知,使“公知”这一名号俨然带上某种原罪。千万的唾骂者站在公知的对立面,责备公知话语垄断、自我升华;与之对立的,是公知大V账号下百万粉丝以一贯的道貌岸然和道德制高点姿态的同等反击。为公知正名,绝非鼓励自恃清高,更非倡导思想垄断。每一种态度都有其存在的价值,饱学之士与清洁工都应同等对待。无谓多余的标签偏见,只有互相尊重的唯真理自由言论。人人皆言才能人人皆知,公知应当只是标杆,而不应受尽千夫所指。【编辑 卢静文】
没有诗歌的年代
  谈到诗歌,就会想起唐诗宋词元曲,或寄情山水,或直抒胸臆;或壮怀激烈,或委婉缠绵...
新闻无正负之分
 
真实性是新闻的第一生命!判断新闻报道的正负,最重要是看报道结果是否推进社会进步...
当国粹沦为国啐
 
“比基尼京剧”被钉上“糟蹋国粹”罪名;三字经被绑去杀头,强制“去其糟粕”;二十...
 
南都网评论

盗火者 微信号:opinion_nd

 
公告/投稿
1、南都网(评论频道)版权与免责声明
2、南都网评论频道评论员邀约函
3、南都网评论频道稿件管理办法
4、南都网评论员群集管理章程
5、南都网评论频道理论库(仅供参考)
联系我们
出 品:南都网评论频道
版 权:原创评论和策划,欢迎转载、报道,请注明出处。
声 明:欢迎投稿,您的关注是我们最大的荣幸。
电 话:755-36860097   传真:755-83522858
电 邮:luojh@nandu.cc
备 用:viruse@vip.qq.com
        专题统筹:罗金海      编辑:黄恺   卢静文  孙雅茜  黎祥娇  吴兵   陈夏霓      美编:陈艳媚      技术:赵尚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