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分享:
0

自贸区概念崛起 望不负改革之名

  自上海自由贸易区原则获批后,讨论热度久未降温,“自贸区”概念也随之崛起。近日,关于各地申报自贸区的消息扎堆出现,据悉,广州南沙、厦门、天津等地都在推进自贸区的建设,力争早日获得中央批复。
  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天津自贸区绸缪已久,7月已向国务院提交了建设方案,其规划第一稿早于上海提交,是国内第一份自贸区规划,自贸区的地点极有可能设在天津东疆保税港区;而广州南沙亦正申报粤港澳自由贸易园区,自贸区规划包括龙穴岛南部、北部和南沙湾三个区域;8月1日起,珠海横琴新区正式实行“比特区更特”、“类自贸区”政策的分线管理创新通关模式,有消息指,试点自贸区将作为横琴的下一目标推进。
  有消息人士预计,天津自贸区将很快获批,而第三个自贸区将会落户广东的南沙或横琴。自贸区的扎堆申报显示这一概念正迅速崛起,相关概念股亦因此暴涨。但这些扎堆申报并极有可能逐步获批的自贸区究竟将以何种形式呈现、是否能推动新一轮改革,却依然是未知之数。
  自贸区对公众而言或许是个新概念,但特区不是。自贸区作为特区中的新品种,能否推动新一轮改革,关键在于是否能打破以往特区依赖优惠政策的固有模式。改革开放初期,试点地区会获得一些特殊优惠政策、税收减免的支持,这样的做法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有其合理性,但副作用亦不可忽视。久而久之,优惠政策变成了特区赖以生存的必备条件,产业政策引导、经济补贴等政策优惠令特区可以低廉的成本招商引资,最终,“特区=优惠政策”的模式被固化,特区甚至变为“要政策”的工具,导致大量低端产能的形成,创新能力却没有得到提升,更不能转化为生产力。经济转型已呼吁了20年却始终未能实现,或多或少与此有关。
  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不减,产能过剩严重,外贸出口大幅回落,制度性因素是主要原因。依赖资源消耗与要素投入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进行体制创新与改革是必须也不得不为的选择。据悉,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海调研时,曾反复问要政策还是要改革,上海市长杨雄的答案是要改革,其后李克强又强调一定要将改革与制度创新放在第一位。
  上海自贸区具体方案迟迟未公开,但从目前的消息来看,除了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之外,其他动作努力方向均为体制改革。现时关于自贸区具体方案的猜想,包括利率市场化、汇率自由、人民币资本项目的开放并涉及离岸金融业务,即金融市场的完全开放:上海市已出台42条措施落实“国十条”并表示争取在自贸区建设上先行先试;而在放开行政管制方面,则将从规定外商只能做什么的“正面清单”变为法无禁止即可行的“负面清单”:8月26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已审议相关草案,在试验区内暂停“外资三法”3年,议案于今日表决。
  如果放开行政管制与金融市场开放均可实现,上海自贸区将成为完全依照国际惯例运行的“境内关外”之地,改革深度完全突破以往的特区概念。英国著名财经杂志《经济学人》评论上海自贸区为“有前瞻性的工程”,并引用相关人士预测指上海自贸区有望成为泛亚地区的供应链枢纽,建成世界领先的大宗商品交易中心。而且,若真如上海自贸区总体方案通过时强调的形成“可复制”经验,推广至将陆续获批的自贸区,的确可衬得上“中国开放新高度”、“意义堪比1979年建立深圳特区”的赞誉。
  希望上海自贸区具体方案公布时,可坚守“不要政策要改革”的承诺,不负“开放新高度”之名,实现制度创新与改革;亦希望在上海之后扎堆申请并即将获批的自贸区,可突破“特区=优惠政策”的固有模式,摒弃昙花一现的政策兴奋剂,一同推动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详细】
专题统筹:罗金海    编辑:秦媛杰  卢静文  吴兵  孙雅茜  岑晓林    设计:陈丽韵    投稿邮箱:luojh@nandu.cc     电话:0755-3686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