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报作品
  提名名单
  入围名单
  获奖名单
  入围投票
 
四川民乐村512灾后重建
日期:[2010-11-01]  稿源:   手机看新闻

作品名称 

    魔方建筑——四川德阳土门镇民乐村512灾后重建

 

作品图纸

 

作品照片


 

提名理由 

    农村的住宅向来少有人问津,却也因此具有巨大的潜力。
    城市化的发展和城市生活的普遍影响,使得农村的农舍向城市化的私人住宅过渡。如何为农民规划、建造适合居住又有合理的村社空间组合的农舍成为一个值得重视和开发的课题。
    这个农宅是由“震后造家”组织发起的一个震灾项目,也是受到当地农民喜爱和乐于接受的一个项目。建筑师引用“魔方”的概念,把功能各具的小方块或旋转或拼贴,在平面布局和空间延展上得到高度自由。这个规划不仅呼应了川西的居住传统,而且思考了年轻一代的生活方式及未来10年中国农业住宅可能的资产化发展。(提名人:马卫东)


建筑师简介 

车飞
    建筑师,理论作家,策展人。
    超城建筑设计事务所(CU office)创始人和主持建筑师。曾在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Duesseldorf  Kunstakademie)学习建筑学,获得德国德绍建筑学院(Dessau architecture institute)建筑学硕士学位,德国包豪斯魏玛大学(Bauhaus Weimar University)的城市空间研究博士候选人。曾在Rob Krier在柏林的建筑事务所工作。现在是中国扶贫基金会灾后重建专家委员会委员。车飞作为建筑理论作家,是《震荡》一书的作者。他还有大量专业论文在国内外重要刊物上发表。同时,车飞还是首届北京国际建筑艺术双年展(ABB2004)、A4国际居住建筑艺术展的策展人。

 

作品简介 

1、项目基本资料 

    项目内容:乡村社区灾后重建
    项目位置:四川省土门镇民乐村
    委托方:中国扶贫基金会与《震后造家行动》
    基地面积:216公顷
    建筑面积:约20000平方米
    设计时间:2008-2009年
    竣工时间:2009年
    主设计师:车飞
    设计与项目实施评估调研团队:赵佳峻,金颢,付艳娜,罗海强,闫一荻,赵超,崔敬宜。

 

2、设计背景 

    车飞领导的超城建筑在2008年5•12震后,积极参与震后重建工作,并参与到北京大学“震后造家行动”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共同组织的四川德阳土门镇民乐村的震后重建的规划与建筑设计工作中。我们希望依靠社会力量组成一个由社会资本包括“震后造家行动”和中国扶贫基金会等;专业技术专家包括建筑师,规划师,经济学家等;地方政府包括镇政府与村委会等;村民和村民自治组织等服务于项目发展的多方协商的平台。
    通过前期的调查,车飞和超城建筑提出更加关注震后乡村地区的社会化与城市化发展的方案,并最终通过全体村民投票被选为执行方案。在经过与扶贫基金会、“震后造家”、村委会及部分村民的讨论后,超城建筑提出深化方案和几个居住组团的用地规划。从2008年12月开始,至2009年12月,大部分重建工程基本完工。在此期间,美国的建筑设计公司BUILD CHANGE在施工现场提供部分施工技术顾问工作,帮助设计方案顺利实施。

 

3、构思特点 

    灾后重建规划被理解为三个目标:
1)物理重建
    村各组居住区场地规划与居住建筑设计。
2)社会发展(邻里社区形成)
    乡村社会从传统血亲共同体结构向现代邻里共同体结构的转型发展。
3)村民—社会—国家合作的重建模式
    建立三维的灾后重建模式:社会主导,村民推进,政府支持。

    对城市化与社会化的关注是本方案的思考重点。为了便于乡村居住土地的集中与重新分配,以及村民参与,特别设计了一种简易可变的居住空间模式:“魔方建筑”,它是一个建立在中国乡村土地集体所有制之上的街道邻里空间规划模型。“魔方建筑”根据国家对宅基地划分的三种基本类型,成为建筑设计、村民与政府平等对话的空间操作平台。车飞和他的团队试图通过一种完全社会化的方式完成项目实现的全过程。“魔方建筑”的空间发展模型,依据国家宅基地分配形式,试图将个体性与社会资源分配的集体主义结合,从而更好地利用公共资源并确保个体的多样性。“魔方建筑”通过村民组织自主招标并批量建设。在施工中,通过建筑专业志愿者的技术帮助,以提高方案的可实施度。主体建筑主要采用砖混结构与现浇楼板,平顶的设计使得房顶成为平台被使用。而后院自建的构筑物使用部分废弃材料与木材和瓦等构成传统形式的坡房院落。

 

4、使用者意见 

    由于该项目有多达500户以上的建设量,因此试图通过农村建筑市场竞标的方式降低建造成本,并吸纳闲置劳动力,如妇女等。在实践操作中,由于社会力量缺少组织经验,许多村以下的小队各自招标,使得这个降低成本的设计没有实现最大化。在使用成本上,由于该项目是临街永久性建筑与后院自建的结合,实现了公共投入(如建路,电力)和私人投入(如后院)以及社会赞助的有效结合。因此,它具有较低的使用成本。在建筑质量上,虽然有建筑专业志愿者进驻现场的技术服务,但是最终没有找到制衡施工队的方法,因此,推荐使用的框架结构未被采用,而是使用砖混结构,这使得它的抗震性有所减弱。

 

5、作品意义 

    民乐村的重建模式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是一个三维结构,而不是二维的结构。现在绝大多数的重建模式是在政府与村民,政府与社会,村民与社会之间的二维结构中发生。这样的重建模式难以形成有效的平衡机制,即公共利益与私人利益始终处于冲突的处境之中。在社会性上,该项目依托民间社团与基金会组织,努力获得基层政府的支持,协助村民自主建房,最终形成“村民主导,社会推进,政府支持”的重建模式。该项目以一种弹性的空间发展模型为平台,将社会、村民个人与政府的资源汇聚其中,平等对话,以期实现共赢。因此,该项目具有积极的公共性。同时,由于这种发展模型对中国农村土地资源与社会结构的关注,因此它就有一定的推广性。
    “震后造家行动”在短时间内集中了各种社会资源,包括资金、志愿参与的专家、社团组织、志愿者等,试图在当地村民参与的前提下,与当地政府合作,组织和发展一个重灾村庄的重建工作。这实际形成了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公共与私人联合关系)的项目发展模式。在这个模式下,参与各方本着灾后重建的共同目标,组成一个包括各方成员的项目发展委员会。同时,在PPP 的项目发展模式中,项目发展委员会不再作为管理机构而是服务机构独立运行。因此,在“震后造家行动”中组成的类似项目发展委员会的讨论与会议机制,赋予每个参与者平等而独立的权利。这个运行机制是按水平的网状结构组织起来的,这与政府主导的项目管理机制形成的权利分级的垂直结构组织完全不同。整个项目是通过专业技术协作和多方利益整合的对话机制组织起来。这种方式是当前欧美国家,特别是公共项目中最新的空间发展与规划的工作方法。在整个5•12震后重建中,“震后造家行动”是唯一一个尝试采用并实施类似方式的重建计划。

 

6、其他说明 

“街院”——作为混杂类型学出现
    在方案提供的统一的空间框架的基础上,后院形成了特别的空间区域。依据调地后产生的新的自留地和国家建立在户籍之上的生产用房的土地政策,完全属于私密空间的后院形成了独特的空间类型。实际上后院是作为此前乡村传统的“院空间”向城市化的“街空间”过渡的形式。旧的生活习惯与新的生活功能空间被混杂在后院中,成为体现邻里生活的重要的空间。以至于会出现颠倒的院落,即住户在后院开门,并邻里通过后院相联。这样,街道生活与庭院生活同时存在,老一代人喜爱后院,新一代人则在街道中活动。

©2010 南方都市报系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