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1936年中国代表团仅存世运动员郭洁
69人,独留他一个等待08

稿源:南方都市报 日期:[ 2007年11月24日 ] 版次:[ OT10 ] 版名:[ 南都奥运 南都奥运★专题 ]  上一篇  
这是郭洁在1935年旧中国第六届全运会后的留影。
这是郭洁在1935年旧中国第六届全运会后的留影。

  各国共有48名运动员参加铁饼及格赛,代表中国参赛的有冷培根、陈宝球和我,44米的及格线我们都没有超过,这样连复赛都进不去,确实是个打击。

  11月15日,大雾笼西安。淅淅沥沥落下的小雨让这个城市不见应有的秋高气爽。

  郭洁的心情如同这个城市的天气,心头的阴郁挥散不去。相伴已超过一个甲子年的妻子10天内两次收到病危通知书,让他少有地拒绝了一切非亲友的探访。即便是他最愿意与人说起的“1936年的奥运经历”,他也失去了兴趣。亲人说,“这是他的非常时期”

  学校的“奥运宝贝”

  在西安体院的宿舍区里,只要问起郭洁,总会有人给你指点前往郭家的路。一名与郭洁有忘年之谊的年轻老师说,在北京奥运申办前郭老特殊的历史并未广为人知。直到申办成功后,大批赶到的记者才让大家重新想到了郭老,此时郭老已退休近20年了。

  学校宣传部的女教师俏皮地把96岁的郭洁称为“奥运宝贝”,他们正为其制作一本个人的宣传画册,大量有关郭老的图片与证书都已收集其中。学校宣传部门的负责人表示,郭老的人生履历相对简单,加之其低调的个性极少参加工作之外的活动。

  他最受同事关注的,一是其1936年参加柏林奥运会的经历,作为69名与会运动员中唯一在世的人,他是奥运的活化石;二是郭老健康长寿的秘诀,因为96岁的他仍如70岁的老人。其将运动健身理论与自身的锻炼结合起来,用实践探索老年人健身的方式方法,目前一直在做这方面的总结。

  旧中国全运会冠军

  在该校校史《英才谱》76页“老专家、老教授”栏目下,第一人便是郭洁。校史如此介绍郭洁:男,1912年1月出生,研究生,1942年7月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校史上并没有将郭老最受同事关注的两点写上,学校宣传部门的负责人说,关于这两点的资料都在郭老自己手上。

  他所说的资料包括一份名为《第六届全运会画刊》的画册,这是1935年在上海举行的第六届全运会的画册。比大十六开本还大,并作为《东方杂志号外》于1935年10月21日由商务印书馆发行,其中有每个冠军者的照片。画册中的郭洁身穿541号背心,背心上印有“辽宁”二字,头微偏向右边。照片下写有“铁饼三七公尺六O五”,这是他参加全运会男子铁饼比赛获得冠军的成绩。画册后附的成绩总表中显示,郭洁在该届全运会上还分别取得了铅球和五项全能的第四名。那时的郭洁是名23岁的青年。

  跟刘长春练过体育

  有关他23岁之前的履历,可以在《大连体育50年》这本书找到,书中对郭洁的出生日期有不同于西安体院的记载,“郭洁,1911年11月12日生于旅顺,中学毕业于旅顺二中。”

  郭洁身体条件异常出色,在旅顺二中的时候就长到1.81米。出色的身体条件引起了体育老师的注意。被重点培养的郭洁,几乎对足球、篮球,长跑、铁饼等都很在行。

  1932年3月1日,伪满洲国成立。而第二年,旧中国第五届全运会召开。为了避开日本人的注意,郭洁改了名字,偷偷地请了10天假去北京报名,代表家乡辽宁参赛。那届全国运动会前后,郭洁认识了1932年孤身参加洛杉矶奥运会的刘长春,并被他出色的短跑成绩所折服。从1934年开始,郭洁就跟着刘长春练体育,郭洁回忆,“当时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能够参加奥运会,能够找一条出路”。

  根据《大连体育50年》的记载,1936年4月,郭洁“参加在清华大学举行的第十一届奥运会田径选拔赛,以39.70米获得铁饼冠军”。1936年6月,他入选69名运动员组成的中国奥运会代表团。

  参赛2小时即被淘汰

  郭老说,自己参加奥运会铁饼比赛的时间一共只有两个小时,没有达到及格线就被淘汰。

  而其他运动员的成绩也很不理想,“100米比赛里,刘长春、傅金城和程金冠在预赛里都被淘汰了。贾连仁参加的800米和1500米也都是在预赛里就掉下来。110米跨栏黄英杰预赛也是没跑出来。跳高的吴必显也发挥失常,没有跳过1.85米的资格赛高度,在国内他最好成绩是1.88米。”回忆当年,郭老对每个细节都记得很清楚。

  “我们当时没有教练,没有训练器材,怎么能像现在的运动员这样为国争光。”郭老对此一直感到遗憾。

  曾有顶欧文斯签名的帽子

  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属于四枚金牌获得者、美国田径选手杰西・欧文斯。

  郭洁说:“我在奥运村里遇见欧文斯,当时立刻摘下帽子让他给我签个名,那顶帽子我曾经保存了很多年,后来实在不敢再留了,只好偷偷地把它烧了,那是可以证明我参加过柏林奥运会的重要物证。”

  看了北京奥运就没有遗憾了

  柏林奥运会结束后,郭洁留在了南京,并于上世纪40年代左右留学日本,主攻农业科技。回国后,在北京农学院等地做教师。1952年,他前往西安,在粮食系统工作。后来因为陕西开省运会,郭洁拿了铅球第一、铁饼第一和标枪第二,展现出自己的体育才华,便被正在筹建的原西北体育学院抽调,从此得以重结体育缘。据西安体院相关领导介绍,“文革”结束后,国家恢复高考,年近70的郭洁依然复出工作,并带了两届研究生。

  因有外语优势,退休之后,郭老笔耕不辍,常常翻译国外先进的健康养生类书籍。郭老不但被国务院授予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也是全国健康老人之一。“我活的时间长,那么就要在健康养生方面给大家留下一些东西。”

  如今,身高1.81米的老人郭洁身体依然非常健壮,每天还能做数百次拉伸动作,看上去就像七十多岁。他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我活到100岁应该是问题不大。我很想去北京看奥运会,这个愿望实现了,我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

  ■那些事这些人

  “神行太保”周余愚

  上海滩竞走名将,被誉为上世纪30年代的“神行太保”。

  1935年影星胡蝶成婚,周余愚为傧相之首。后来胡蝶要为周余愚介绍女朋友,周余愚则表态:“此前我已立誓,奥运会后才考虑终身大事。”

  无奈在参加1936年奥运会50公里竞走比赛时,因水土不服,再加上此前一路舟车劳顿,周余愚仅获得第21名。

  不过在柏林,周余愚也跟美国名将欧文斯产生了一段珍贵的友谊。

  在柏林奥运会的练习场上训练时,欧文斯遇到一位亚洲运动员。他主动走上前问道:“你是日本人吗?”这位亚洲人用英语回答:“我叫周余愚,中国人。”当听说周余愚参加的是50公里竞走比赛时,欧文斯说:“我参加了100米比赛,我们两人,一个是奥运会中最长距离比赛的选手,一个是最短距离比赛,真是最长与最短的有趣组合。”

  “四木小姐”李森

  1935年被体育界称为“李森年”。她在旧中国第六届全国运动会上所创造的50米和200米成绩,直到新中国成立时,还没有被人打破。当时上海各报誉她为“四木小姐”,因为她的名字由4个木字组成。

  郭洁对李森记忆深刻,这不但是因为她在国内有短跑第一女杰的称号,还因当年在意大利途中郭洁曾借了李森15里拉未还,“这个钱至今没有还上,人就不在了。”

  1942年,李森死于产后失血,年仅28岁。

  采写:本报记者 钟跃东

  图片:资料图片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其侵权责任。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罗志明 侵权举报电话:020-87385923
  对此文章发表评论 查阅更多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发表评论
  本文章最新评  查阅更多评论
日期:[ 2007年11月24日 ] 版次:[ OT10 ]
版名:[ 南都奥运 南都奥运★专题 ]